首页 政协简介 万博app官方下载 领导讲话 建言议政 理论建设 委员风采 党派工作 文史天地 政协文苑
今天是:     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普通文章 市政协2017年决算及三公经费公开 (08-02)
普通文章 市政协2018年部门预算公开报告 (02-01)
普通文章 2017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公开 (02-09)
普通文章 鞍山市政协2015年度部门决算 (08-11)
普通文章 2016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预算 (03-28)
普通文章 2015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预算公开文本 (12-08)
 
 
  文史天地
    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牛庄保卫战

牛庄保卫战,是中日甲午战争中的重大战役之一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)月,日军由鞍山站分路进攻牛庄。清军魏光焘、李光久等部坚决抗击。提督谭桂林、邓敬财、总兵余福章壮烈牺牲,2000多名士兵伤亡。是役,清军敢于以弱碰强,且能重创数倍于己的日军,虽败犹荣。清军众将士慷慨激昂的作战姿态,彰显出中国人不屈不挠的英雄气魄。

战前态势

光绪二十年(1894)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。由于中国海陆军节节失利,李鸿章又避战求和,致使大连、旅顺等地先后被日军侵陷。清廷决定起用藩司魏光焘道员李光久等宿将,募军北援,并征召两江总督、南洋大臣刘坤一督办东征军务,山海关,节制关内外各军。

光绪二十一年(1895)正月,魏光焘、李光久率军经过三个月的长途跋涉,行军近万里,终于赶到了冰天雪地的山海关外,于田庄台布防。喘息未定,随即与原驻及先到之清军依克唐阿、长顺等部汇合,对已被日军第1军第3师团侵占的海城发起反攻。日军第1军第五师团从九连城间道而出,袭占辽阳南九十华里的吉洞峪,作虚攻辽阳之势,辽阳大震。驻守海城的日军第3师团也突围北上。清军误中敌计,长顺所部清军星夜回师救辽阳,弃鞍山站之险要于不守。日军乘势跟踪追击,一举夺占鞍山站。不久,日军第3师团、第5师团会合,除留兵一部控制鞍山站外,合军西指战略要地牛庄。

牛庄,地处海城以西25公里,西通锦州、山海关,南联营口、田庄台,为营口、田庄台的后路,是清军运送粮饷兵械的要道,适逢“各军粮台辎重尽在牛庄”。魏光焘闻讯日军由鞍山站以大股骑兵乘虚直捣清军后路牛庄时,才率军于3月3日晨8时折回,其他各军仍远在海城前线。该镇无城墙可守,周围一片平地,清军聚屯庄内。魏光焘深知恶战至,择市街的入口处紧急抢筑一尺厚的土墙,以此为一线工事,并在镇内利用高大官衙和民房为防御掩体,在其院内四周墙壁上开凿枪眼,以此作节节御敌的复城,为进而巷战之备。

战役过程

激烈的外围战

4日8时,日军第3师团向牛庄阵地密施以排炮猛轰。魏光焘令炮兵予以还击,并利用城北口约40米处的民舍修补土墙作为堡垒设伏,诱敌深入。在炮火掩护下,日军发起冲锋。利用一农家房舍修补土墙,作为堡垒,发起还击。此刻,日军处于“平坦开阔地面,毫无地形地物隐蔽”的被动挨打境地,“死伤非鲜”。但日军以众多兵力终于侵占了这个“第一堡垒”。与此同时,日军各部联合并进,“逼近城北端之家屋”,清军继续用猛烈炮火攻击,日军前卫队第18联队长佐藤正两次受创,被抬下战场,中队长新保正大尉重伤毙命,步兵中尉岩本绩等以下负伤100余人,但清军也付出沉重的伤亡代价。而日军“愈积愈厚,伏首钻进,炮雨横飞清军虽然“顽强抵抗,接战格斗,”终因众寡悬殊,战至11时30分,牛庄城北清军被迫退入街区巷内。

由牛庄东面进攻的日军第5师团按预定计划于3月4日,迂回到牛庄至营口大道上,妄图切断牛庄清军的退路。下午1在牛庄东部正面向清军发起了进攻。配属前卫队的山炮中队抢占紫方屯西北端,炮击清军的突出阵地。步兵在炮火掩护下,向紫方屯的西边,牛庄的东北方清军阵地进攻清军则利用数百米的开阔地,在城区内设墙堡,或在房屋的墙壁上挖枪眼,射击日军。刹那间,日军死伤无数。双方枪炮齐施,于是“声如百雷齐鸣,万狮齐吼,震耳欲聋”,“弹丸纷飞如雨,硝烟暗澹蔽空”,战斗异常激烈。这时,日军见进攻受阻,急令第1大队长今田惟一少佐率第1大队直扑清军右翼,意图从东关木桥突破。桥东地势平坦,毫无掩遮。“弹丸雨下,炮声如雷,硝烟冥蒙,咫尺不辨。”清军一弹飞击穿今田唯一少佐咽喉,登时毙命日军指挥官气急败坏,亲自督战猛攻,清军奋勇抵抗。在激战中,“前营龙总兵恩思项头及足重伤,扶送附近民房躺卧,所部仍抵死拒战。后营罗副将吉亮,伤颏及足,帮带魏游击极富阵亡。罗副将督战不休,裹入围,仍于枪林弹雨中冲出战地。”战至12时30分,日军终于越过木桥,攻入街区。武威军前、后两营退人市街后,继续据民房坚守。至此,在日军两个师团的合力猛攻下,清军牛庄外围全被攻破,阵地失,战斗转入街区。

惨烈巷战

午后,日本第3师团第5旅团从牛庄城东北和北面,混成第6旅团从西北三个方向;第5师团从东北和东面,四路一齐向牛庄城区发动了猛烈进攻,双方展开了激烈巷战。混战中清军退路被切断,失去统一指挥,被优势敌军分割包围成几十个战斗集团,多则几百人,少则数十人,各自为战,进行分散抵抗。日军也划分成中队、小队为单位的几十股,与清军混战,并以工兵逐屋穿墙破进。“城内到处发生激烈的巷战,……各队相互错综,战况复杂”。

日军第5旅团下面的一个中队,首先从西北冲入牛庄城,清军50余人据一民房抵抗,战斗极为惨烈,最后全部殉国。稍后,日军左右迂回,继续搜索。有百余名清军在一大院内,利用外围石墙作誓死坚守,日军多次进攻均被击退,且“死伤颇多”。日军无计可施,最后派来工兵用100多公斤的地雷炸药,分三次埋在围墙下,用炸药引爆地雷,将围墙轰塌,冲入院内。在日军埋设地雷炸药时,清军子弹用尽,用墙上的砖石打击敌人,士气不馁,砸死砸伤日军数名。同时,日军第6旅团分兵绕至牛庄城西南部进攻,清军营官黄某率部分清军在当铺内守御抵抗该当铺系清军火药库,外面围砌厚实的砖墙,“宏伟坚固,如一城郭,除西北一门以外,其他各门均以砖石堵塞”。清军据墙以守,日军屡攻不下,伤亡惨重。于是,日军便在东西两侧民房纵火,清军在熊熊烈火和滚滚浓烟中坚持抵抗“毫不少屈”最后日军又运来两门山炮轰击弹药库,致其起火爆炸,子弹横飞,守库清军大部壮烈牺牲。随后,日军攻入街区十字路口处,遭遇扼守路口西南、东南二角建筑物的清军猛烈交叉射击,战斗呈胶着状态,敌我混杂,异常激烈。

日军第5师团在侵占牛庄城东北诸外围后,继续向街区进犯。清军于城镇出口处,建成了30厘米厚的墙壁,以此作为第一线,阻击日军进攻。同时,在城镇内利用高大房舍为防御点,在其院内四周墙壁上开凿枪眼,以此作为“复城”,节节抵御日军。日军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反复冲锋,才夺取城东清军第一线防御阵地。但是清军“仍然据民房死守”,日军屡攻不克,致使其“伤亡无数”。经过“一次又一次的冲锋,”日军才夺取了清军数处据点。军在敌众我寡的不利形势下,退守太平桥以东的郅兴隆烧锅和牛庄衙门内,拼死抵抗,致使日军死伤累累,中途不得不停止进攻。

3月4日下午4时许,正在魏光焘所部武威军与日军战至“鼓衰力竭之际”,道员李光久率五营2000人从海城前线驰援牛庄。当即分兵三路,“以前左营为右路,向关帝庙等处攻入,以右后营为左路,向海神庙等处攻入,以中营及马步小队为中路,向牛庄土城一带攻入”。“一进街口,即与该贼巷战,毙贼无算,血战竟日

后营管带提督谭桂林冲至海神庙前,忽遇大股日军自教堂窜出,“头中炮子,登时阵亡”。左营管带提督贺长发伤腹甚重。前营帮带提督邓敬财“督队力战,胸膛中炮阵亡”。中营游击王得志“右手伤重,伏往复力战,旋即阵亡”。 “有一营官受伤不能战,据地而坐,挥兵直前,竟斩日军官一人”。

至日落前,日军重点进攻牛庄城东北郅兴隆烧锅和城西牛庄衙门。坚守烧锅的清军200多人据险拼死抵抗,施放排枪,表现“最顽强,无屈色”。由于清军据险坚守,日军进攻屡屡受挫,无奈之下,日军师团长亲指挥,“遂令各部停止射击,由工兵中队破坏其墙壁。”于是,工兵中队长率一个小队前去爆破,用炸药将厚0.6米、高3.5米的墙壁炸开一大豁口。但是,面对日军猛烈的炮火攻势,清军仍死坚守,顽强抵抗,迫使日军仍不能前进一步。这样,日军不得不组织再次爆破,清军终于不支,全院被日军侵占

此时,日军步兵半个大队隔木头桥与牛庄衙门的交火,双方一直战至日落,日军暂时停止进攻。

入夜,双方战斗重新开始,枪炮声不断,拼死据守的清军终因敌众我寡,城区东北及西南的主要街道,均先后陷落。日军妄图全歼军,在牛庄城西面指挥第7联队突进,沿大洋河一带攻入城区,一部沿大道向北返,一部向南过桥与在通往营口大道上扼守清军退路的第5师团一个大队相接,完成合围。

夜10,魏光焘、李光久率部血战至“子弹俱尽,方放弃固守的牛庄衙门,由牛庄城西分散向田台庄突围而出,途中遭到第3师团混成第6旅团截击,双方战斗激烈,清军伤亡很大。日军在各街口要道纵火,切断清军退路。夜间,巷战不息,尚未突出的清军仍在继续战斗,到处枪声不绝。3月5日拂晓,几十名清军在巷战中曾一度攻入木头桥头,对日军哨兵射击,并从数处墙壁后冷枪袭敌,迫使第5师团长急令各部回援师团部。

日军占领牛庄后,“执剑挨户搜查,杀人无算。”一日本随军记者描述当时的景象说:“路旁伏尸相枕”,许多民房门前,“尸积成山,尸山之间流出几条的血河”,“走进门里院内也堆满了尸体”。据日方后来调查,在牛庄市街的2100余名死者中,三分之一是无辜平民。牛庄成为日寇滥杀无辜、血腥残暴的见证。

结局

牛庄之战虽历时一昼夜,却是甲午战争以来最为惨烈的巷战。对清军来说,是以弱抵强的殊死鏖战。据统计,日军投入进攻有步兵13个大队、骑兵4个中队,炮兵8个中队、工兵3个中队,合计11800余人,火炮59门。而防守的清军为魏光焘武威军六营三哨和李光久五营二哨,共12营5700人,不及敌半数,火炮更不足10门。因众寡悬殊,军械不齐,清军遭受重大伤亡。战斗结果,清军阵亡1800余人,负伤700余人,被俘698人。营、哨官伤亡几尽,统帅魏光焘、李光久幸免难。日军为攻占牛庄,也付出伤亡达398人的重大代价。日方记载谓,以优势兵力,“经过一昼夜激烈巷战,于五日才勉强占领牛庄”。“勉强”二字,实为军英勇搏战强敌的真实写照。战斗之初,武威军以3300人独力抗击近四倍于己之敌。魏光焘“以孤军血战,短衣匹马,挺刃向前,督战苦斗,三易坐骑”,“裹创喋血”,表现十分出色。在主帅的感召下,许多将士负伤不下火线,坚持英勇抗敌直至牺牲。连日军也不得不由衷赞武威军之勇猛顽强。李光久闻后率军2400人回援,这时敌已攻入牛庄,但清军仍“直前搏战,兵已陷入死地,无不以一当百”。这两支军面对强虏,毫无惧色,不惜肝脑涂地。其英勇无畏的爱国精神和慷慨壮烈的英雄气概,足以动天地而泣鬼神!

 
     
  文章录入:信息处    责任编辑:信息处   
 
 
主办单位:政协辽宁省鞍山市委员会 电子邮箱:aszxhk@163.com
备案信息:辽ICP备05011614号 技术支持:万博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