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政协简介 万博app官方下载 领导讲话 建言议政 理论建设 委员风采 党派工作 文史天地 政协文苑
今天是:     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普通文章 市政协2017年决算及三公经费公开 (08-02)
普通文章 市政协2018年部门预算公开报告 (02-01)
普通文章 2017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公开 (02-09)
普通文章 鞍山市政协2015年度部门决算 (08-11)
普通文章 2016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预算 (03-28)
普通文章 2015年市政协部门预算和“三公”经费预算公开文本 (12-08)
 
 
  文史天地
     
 

瓷白的月光

古越

 

很多年没见过那样的月光了。

    那是在知青点的岁月。在群山环抱之中,我们居住的茅草屋像一个巨大的绿色摇篮中一个小小的鸟巢,安稳而舒适。山里的夜格外寂静,静得可以听见山风过往的脚步、草虫的嘶鸣甚至是植物的窃窃私语。夜里醒来,骤然发现曾经高悬在苍穹之上的月亮不知什么栖落于山巅,李白“山月随人归”、“苍苍横翠微”的句子会瞬间浮现于脑海,月光也通晓人意吗,为什么像一个好奇的孩子悄然走进了我们的屋子里?

    知青点为了乘凉,夜里是不关门的,窗子也是半开着的。于是月光就涌进来,把自己铺陈在地上,像撒了一地的水,然后这月光又游曳到炕席上,被子上,以及人们裸露的胳膊上,于是,炕席、被子,裸露的胳膊就如同浸在水里一样有了一种温热的柔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月光非常明亮,明亮得有些晃眼,令人难以入睡。于是我想到了瓷白这个词。我的故乡盛产陶瓷,有多家大型的陶瓷厂,属于省直企业,甚至有一所硅酸盐学校,用以培养陶瓷工业的技术人才。故乡出产的陶瓷洁白无瑕,黄白老玉一样富有光泽。几乎每个家庭都能看到白瓷,从碟碗到鱼盘,从厨具到工艺品,毛主席像章、毛主席半身像、台灯、笔筒,那些泛着白光的器皿以及工艺品看上去令人赏心悦目。看到月光,就让我想到了那样的亮白,亮白得令人觉得心脾像被洗过一样,纯净而没有瑕疵。

    夜里醒来睡意全无的时候,我会倚窗而立,这时会看到整个山坳都被瓷白的月光覆盖了,像披上一层薄薄的轻纱。仓房、果棚、宿舍,包括马车、晾衣架以及蒿草都沉醉在月光的沐浴中。它们在月光中呆呆的伫立,长久的凝视着自己的身影,像在欣赏和品味一幅雕刻精致的黑白版画。

     间或,会有一只流浪猫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夜间巡捕沿着墙根匍匐前行。

    有微风吹动的时候,屋后的果树就会一齐发出“沙沙”的和弦,偶尔,会有熟透果实落地的沉重声音。更有一些夜晚,会有一只小松鼠溜进屋里,悄悄的寻觅食物,发出“蟋蟋簌簌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时,就会感到眼前的这幅《明月清风图》静动结合,有声有色,充满生机,朦胧而又蕴含诗意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月光中,会想到什么呢?想到李白,想到王维,还是想到格林兄弟以及安徒生,想到文学名著中那些多情而浪漫的章节?也许什么都不必想,只要看着眼前的月光就会感受到天地的博大,感受到自然的宽厚与抚慰,感受到生命的柔美与细腻,这些已足以令我们欢欣。

    知青的生活有时是枯燥和艰苦的,我们那一代人的青春和这僻静的山林相厮相守,吃棒子面,干重体力活,没有书籍、没有电影,大山是一座天然的屏障,阻断了我们和外界的联系,唯一可以接收的讯息就是每天早晨半小时从高音喇叭里传出的“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”。人是能够改造环境的,而改造的前提是先降服自心。与其把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,不如自我寻找快乐的生存方式与渠道。于是,我们知青点有了小提琴的悠扬,有了画笔的挥洒。当小提琴声在月夜下响起的时候,我们会点燃心底的激情,会勾起很多美妙的回忆,引发绮丽的憧憬,倍加珍惜世间的亲情和友情,同时也排遣了心底的思绪。当我们在漫山遍野寻觅那些不知名的绚烂山花,并把它们描绘在画板上时,会油然想起诗人李瑛那句话:你看那满山满谷的山花,是战士的生命和青春。我们会感到苦难年华同样不乏生命的绚丽多彩。我们像《海上劳工》中的吉利亚特一样,在艰苦的生存条件下,学会了驾驭自然和耐心而精致的生活。我们还是一群孩子,但是,我们却能体会到“与天奋斗,其乐无穷”的情趣。

    有月光的夜晚是温馨的,我们常常在心底对这样的月光充满感恩。月光给了我们阴柔之美,它让我们暂且忘记白日里的喧嚣。月光又给了我们宁静之美,它滤过了我们心底因为得不到精神滋养的烦躁。月光也给了我们艺术之美,它让我们懂得什么才是生活的本源,怎样才能获得创作的灵性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的月光并非常有,日子也不乏阴霾。有些时候,还秋雨连绵。

    但秋雨有秋雨带来的享受。当夜半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的时候,那些被雨滴敲打的树叶也会发出“嘭嘭”的声响,像鼓声、像沙锤。迷迷糊糊中,你会幸福的想到:早上可以不上工了,甚至早饭都可以不吃,美美地睡上一天,让疲惫的筋骨得到一次全方位的放松。或者,你刚好手里有借到的一本旧书,可以躺在被窝里安安稳稳地看上一天。或者,你还欠有同学和家里的回信,应该借机还债。或者,堆积的脏衣服该彻底清洗了。总之,雨歇也非常难得。在农村,是没有星期天的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闲暇,可以顶着小雨去沟口农场的小酒厂接一桶原汁原味的二锅头,顺便去菜地里拔一颗大白菜,把它切成末,放在脸盘里,用酱油、醋、辣椒面生拌,当下酒菜。大家一边喝酒一边侃大山,窗外的小雨缠缠绵绵,屋内吆五喝六,其乐融融,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瓷白的月光不再会有了。后来听说,那山沟里的林子和果树全毁了,变成了一座化工厂。

    其实,今天仔细想来,那瓷白的月光真的曾经有过吗,是否是自己的主观臆造?因为人的记忆总会出现偏差,尤其是到了老年。但我还是确信有过那样的月光,白亮白亮的,如同白昼般令人欣喜,难以成眠。

与其说是缅怀那样的月光,莫不如说是留恋自己的青春。那曾经纯洁而满怀憧憬,苦难而不乏欢乐的青春跟随着那瓷白的月光一样老去,老去,远离记忆了。

 
     
  文章录入:信息处    责任编辑:信息处   
 
 
主办单位:政协辽宁省鞍山市委员会 电子邮箱:aszxhk@163.com
备案信息:辽ICP备05011614号 技术支持:万博app